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

關於部落格
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,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讓妳瞭解-小巴(Mr.8)在酒店的一切。※0918-506-505※即時通:a82522451※Skype:a0918883838@hotmail.com※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。
  • 17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遭遇女友婚前“情感突變”[圖]

我們設想一下,晚上帶著家人去吃飯,拿出手機點擊附件餐廳, 有推薦甚麼鋼琴酒吧嗎?



婚前的“情感突變”

  傾訴人:凱凱(化名),男,24歲,公司職員

  凱凱穿一套灰色的休閑運動套裝,頭發梳得锃亮。他很開朗,盡管他說自己和女友最近出了點問題,但談到一年多前選擇來徐州的理由時,他還是忍不住笑了起來:“我常聽說在徐州工作壓力很大,因為自己原來在縣城的那份工作很輕松,就想趁年輕來徐州感受一下。生命應該由不同的感受來豐富嘛。”我笑著問他:“和女朋友鬧別扭,也算一種感受吧?”凱凱點點頭,呆呆地看著我,表情立刻“晴轉多云”。

  遇到“第一眼”美女

  早已忘記自己是什么理由選擇來徐州發展,來了以后發覺人生地不熟,我的同學星星說他在徐州有個好朋友叫做霞兒,讓我有事請教她,最起碼可以問問路。2006年1月,我在車站邊的麥當勞第一眼見到美女霞兒,就預感我們之間會發生些什么。

  當然這種感覺沒敢告訴她,萬一把美女嚇跑了,就什么希望都沒了。過了沒多久是除夕,我群發拜年短信,霞兒很快回復,從此交流多了起來。元宵節我倆吃飯,分別后我給她發了一條信息,說初次見面她給我留下很深的印象,覺得她就是我今生要找的 百分百女孩。我那時求職不順,不如先談個戀愛,但她建議我們先做朋友。我沒放棄,一有時間就來看她。我倆住得很遠,我晚上回家要一點多,還要給她打電話。除去這些時間,一天下來我甚至只能睡三四個小時的覺。

  交往多了,我和霞兒之間找出了許多共同點,像我們都喜歡吃魚、蝦,水果中都喜歡吃西瓜��等。4月,我們正式戀愛了。我那時經濟緊張,在霞兒的建議下,我搬到她租的房子里。從此,我發現她是個很細膩的女孩子,很“寶貝”我,她勸我先休息兩個月,別急著在大夏天找工作。我不太會燒飯,她工作雖然忙,但每晚還是盡量趕回家燒飯。說實話,我真的覺得很幸福。

  可我不像霞兒那樣會照顧人,有時還發發小脾氣。9月,我找到一份跑業務的工作,從10月起,工作壓力明顯加大,我天天早出晚歸,累得不得了。因不會調節情緒,我回家總沒有好臉色,拿霞兒做“出氣筒”,霞兒始終很忍讓。過了兩個月,我加了薪,收入比霞兒高了一大塊,我很不懂事,開始嫌霞兒不夠上進。其實我也清楚,她比我想象中的更愛我,付出也更多,但正是仗著她的愛,我很任性,一吵架就鬧分手,說要回縣城。霞兒以前聽我說過,那座縣城里有個女孩子很喜歡我,所以一聽我這么講,她就很難過。我說完就會很后悔,會反復問自己:難道真的要分手么?難道我真的想回到那個女孩子身邊嗎?就這樣,兩人不吵了,都會落眼淚。



遭遇女友婚前“情感突變”

  戀情加溫決定結婚

  相識一年以后,為了讓我們的感情更加穩定,我提出結婚,霞兒覺得時機還不成熟,我執意要求,她說要結婚就得買房子,我通過父母和我自己的一些積蓄總算買了一套兩室的房子,而且我把霞兒的名字寫在了房產證上,因為我為了讓她更有安全感,她挺感動的。

  對于這份感情,我其實很看重。“十一”長假我和霞兒回縣城訂了婚,省得她總沒有安全感。今年春節,我們互相上門,當時我父母沒表態。她假期短,初三就回徐州了,我留下來和父母仔細講了我倆的交往經過,父母覺得這女孩子不錯,就同意了婚事,還說婚期可以安排在陰歷的三月下旬。(因為老年人迷信,說我屬豬的,結婚應該選擇陰歷三月、九月。)我當時就想把這個好消息告訴霞兒,但為了想給她個驚喜,就沒告訴她。

  假期過后我回徐州,隔天正巧是元宵節。我覺得這是我向她表白的紀念日,建議出去吃飯,可她堅持買菜回來做著吃。我生氣了,又習慣性地說我要回老家,說她不聽我的話,不喜歡我,反正老家有人喜歡我。我一氣之下出了門,霞兒沒拉住我。我在家門口的公交站臺有點猶豫了,這時霞兒打手機勸我回家,要走明天也不遲。說實話我是舍不得霞兒的,于是就回家了。

  3月12日,我去探望介紹我和霞兒認識的那個同學星星,他老婆出差了,因此留我住一晚。下午四點多,我打電話告訴霞兒我晚上不回家了,她說她在朋友家玩。晚上十點,我打家里電話,可沒人接,霞兒的手機也關了。平時她都是10點準時關機,因此我猜想她可能手機沒電了。第二天我早早回家,發現霞兒根本沒回來過,我又打電話總是暫時無法接通。我以為霞兒的手機被偷了,就給她那位朋友打電話,朋友的家人很奇怪,說她本人這幾天在娘家還沒回來呢,霞兒壓根兒沒登過門。我很擔心霞兒出事,把我所知道的霞兒朋友的電話打了一遍,還是沒有線索。

  盡管心急如焚,我唯一能做的只有等。在難熬的等待中,一個念頭越來越強烈:萬一霞兒出事了,我也不想獨活;如果有來生,我希望還能和她相遇相愛,因為她對我太好了。最好讓我做女生,霞兒做男生,讓我照顧她。就這樣胡思亂想,到15日下午三點,霞兒的手機終于通了,一聽到她的聲音,我眼淚就流出來了,我問她在哪里,我很擔心她。但霞兒只答“就這樣,我還有事情,說不準啥時回來。”說話時非常敷衍和不耐煩,跟以前判若兩人。好不容易盼她到了家,我抱著她哭,告訴她我到處找她,難過得東西都吃不下,我還怪她為什么不給我打電話。霞兒的眼淚也流出來了,可口氣依然很冷,不肯說去了哪里。我火了,告訴她,她那位女同學大著肚子,還不放心地一次一次地給我打電話,我問她對得起這些關心她的人么?霞兒突然爆發:“吵什么,煩死人了,不想在這你可以走!”我嚇得不知所措,不清楚自己究竟做錯了什么。
就當作是夢一場

  不管我怎么追問,霞兒就是不肯講她失蹤的這幾天發生了什么事。我試探著問她,是不是去找別的男孩子了,如果她和別人好上了,我是不會纏著她的。霞兒還是沉默。我傷心極了,不斷地拿煙頭燙自己,她安慰我幾句后,又變得很冷漠。對比以前,我真的很難承受這種“巨變”。

  又過了幾天,霞兒建議我搬出去,讓彼此冷靜一下。我開始反思,覺得可能工作壓力太大,我才會脾氣很糟糕,霞兒以前也勸我,不要太辛苦,為了多賺錢,把別的都犧牲掉,為了挽回她我就選擇辭了職。霞兒對我的辭職不作評論,我隔幾天去看望她,她也不反對,但態度明顯和以前不一樣。我給霞兒燒菜,鹽放多了一點,她就挑刺:“這么難吃的菜,是給人吃的么?”見我難過,她不但不安慰,還接著說,“你就是事事都做不好”。

  我還發現在她回來以后的日子里,霞兒就特別注意她的手機,一有短信她就抓起來看,有時還跑到外面回電話。我又問她是不是移情別戀了,她只說心里煩,難道不能到外面找人聊聊?不一會兒又說,即使我倆結婚,我們之間的感情也不會再像以前一樣了,左一句,右一句,都怪怪的,讓我弄不清。我越想腦子越亂,不禁又想和她吵,她就搖搖頭說:“你又開始鬧人了,大男人怎么這樣,你這脾氣什么時候能改改啊?”我又無語了。

  講述告一段落,凱凱滿臉困惑地告訴我,不久霞兒要去拿新房鑰匙,讓他陪著去,看霞兒不涼不熱的,他不知她說的是不是真心話。他問我,霞兒到底還想不想和他在一起?我告訴他,這個答案只有霞兒才能回答他,但是值得慶幸,這突如其來的變化都是發生在結婚之前。凱凱點點頭,表示正因如此,他覺得還有可能用愛去解開危局。

  直至我今天整理稿子的時候,又接到凱凱的電話“現在我和霞兒已經正式分手,因為她真的愛上了別的男人,準備抽時間把房子過戶回來,而我也打算回原來的工作崗位,在徐州發生的一切就當作是一場夢吧!”聽著他無奈的話語,我不知道該說什么,只是希望這個男孩子不要受到這次感情的影響,希望他以后的路能夠一帆風順。
夜晚的工作有日領薪水嗎?發生在身邊的變化:第一、當摩托羅拉還沉醉在V8088的時候, 不知道諾基亞已迎頭趕上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